医疗界最硬的一块鳞片:揭秘国家队野战医院

医疗界最硬的一块鳞片:揭秘国家队野战医院

门诊车、手术车、药品器械车、重症转运车、能源保障车、通讯指挥车鱼贯而出……拥有门诊帐篷、住院帐篷、特种医学救援车辆及相应的医学救援、后勤保障等设备,展开后就相当于一所二级甲等综合医院,无须其他支援便可独立开展救治工作。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严峻,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直接搬来一座移动野战医院驰援武汉的场景令人记忆犹新。

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与国家突发急性传染病防控队、国家突发中毒事件处置队、国家核和辐射突发事件卫生应急队共同构成了我国卫生应急队伍的核心力量。近年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建立了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经验丰富的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在武汉战“疫”、雅安地震、“东方之星”轮船倾覆事件等任务中表现突出,保障了人民健康。平战结合的工作机制及救援经验,获得了社会的广泛认可,这支特殊队伍被网友誉为“医疗界最硬的一块鳞片”。

1

急救“利器”:移动野战医院

2020年2月4日,新冠肺炎疫情严峻,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42名队员带着移动野战医院火速驰援武汉。呼啸的车队在冬日的风中奔驰,队员们眼神坚定,白衣执甲,无所畏惧。有网友深情地说:“武汉,医疗界最硬的一块鳞片给你们了!”

救援队负责人汪洋带领医疗队2月4日到达武汉武昌方舱医院,2月5日收治第一批患者。湘雅二医院医疗队所负责的武昌方舱医院A区,共收治394人,转出104人,总出院290人,治愈率达73.6%,实现了“医护人员零感染”“轻症患者零死亡”“出院患者零回头”的目标。

湘雅二医院院长、骨科专家黎志宏教授介绍,湘雅二医院以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医学救援为起点,开启了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伍的建设历程。医院于2012年获批建设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针对多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选拔98名队员涉及24个临床科室。这些队员都是专业能力强的年轻骨干。

湘雅二医院副院长、急救专家柴湘平说,这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的队伍先后进行了心肺复苏、创伤救护、气管插管、电除颤等培训与考核。医院每年分批次组织成员在野外进行无线电应急通讯、野外生存、野外搜救、体能训练等军事化培训,有效提升队员在处置应急任务过程中的能力。

“听党指挥,人民至上,是队员不变的初心。”湘雅二医院党委书记罗爱静说,湘雅二医院在国家和地方各种重大灾害及突发性事件中,敢为担当,为民分忧解难。

说起湘雅二医院的移动野战医院,黎志宏如数家珍。这些车辆组成的移动野战医院,可以在重大突发卫生事件中发挥紧急救援作用,在野外实施手术和检查。

半月谈记者看到,移动野战医院车辆有着各自不同的功能:手术车可展开成手术室,能完成早期的手术治疗和紧急的外科手术;医技车主要给伤病员拍X光片、超声诊断任务;药品药械车可完成药品的储备、调剂、供应,手术器械的消毒与存储以及医疗用品的收集、洗涤、消毒等;能源保障车配备有控制室、带有净水功能的供水系统以及供电装置;生活保障车配备食品制作设备,还有齐全的卫生设施和良好的起居空间,能满足野外工作的后勤保障需求。

“在灾害救援现场经常缺乏专业齐全的医疗设备,无法对重症患者进行专业高效的抢救,而移动野战医院机动性强,设备齐全,改变了这一现状。”柴湘平说。

2

救援“铁军”:救身亦救心

医院医务部主任、骨科医生陶澄曾参加“东方之星”号游轮倾覆事件伤员救治。他告诉半月谈记者:“我们除了救治伤员,还会定期了解伤员的心理状况,对伤员进行情绪疏导、心理辅导等工作。”

汪洋说,每一次突发事件都是遭遇战,我们要保证队员心不慌。对于所有加入救援队的队员都要进行心理评估,看其是否能适应各种遭遇战,在突发事件面前能否冷静客观地进行处置,及时地对患者进行心理支持。

医疗队队员、中国医学救援协会心理救援分会会长肖涛长期从事紧急医学心理救援研究,并于2020年组织开通全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心理危机干预平台,提供心理援助服务2500多次。

罗爱静说,湘雅二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牵头开病房、建制度、出流程,3天完成13批800余人防护培训。同时,创设病友“心灵氧吧”,全国首发《走进方舱》《走出方舱》医患心理手册。救援队实施躯体心理一体化救助,15位医疗队员进入4家方舱医院和5家定点医院,为患者和医务人员提供心灵治疗。

3

完善机制:打通公共卫生救援“最后一公里”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具有突发性、群体性、不可预知性。如何打造高质量的国家紧急医学救援基地,建立紧急医学救援人才队伍?

罗爱静建议,发挥公立医院的主要作用,推进智慧医疗建设,发挥其远程、高效、智能、便捷的独特优势,提升重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中的救治能力。

黎志宏认为,打通公共卫生救援的“最后一公里”,建立海陆空覆盖的立体式紧急医学救援体系至关重要,未来还应拓展空中救援、水上救援等救援体系,不断增强公共卫生事件的救援能力,完善紧急医学救援体系。

来源:半月谈

责编:秦璐敏